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历史 重庆幸运农场数字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app 重庆幸运农场中奖助手 有人玩重庆幸运农场吗 重庆幸运农场官方论坛 重庆幸运农场历史记录 重庆幸运农场直播网站 重庆幸运农场三期计划 重庆幸运农场手机计划 重庆幸运农场怎么看一个不来的好 重庆幸运农场技巧规律 重庆幸运农场号码推荐 全天重庆幸运农场计划 重庆幸运农场最晚几点 重庆幸运农场3胆9拖 玩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早上几点开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渝彩网 重庆幸运农场中奖方法 重庆幸运农场加奖 重庆幸运农场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幸运农场定胆计划 重庆幸运农场犯法吗 重庆幸运农场有猫腻吗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软件手机版 重庆幸运农场论坛 重庆幸运农场最长遗漏多少期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走试图 重庆幸运农场游戏官网 重庆幸运农场推荐群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分析 重庆幸运农场计算法 重庆幸运农场在线预测软件手机版 重庆幸运农场8个复式 重庆幸运农场遗漏查询 重庆幸运农场规则玩法 重庆幸运农场号码遗漏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号码 重庆幸运农场运作走势 重庆幸运农场选一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假的吗 重庆幸运农场最高遗漏多少期 重庆幸运农场分析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怎样玩 重庆幸运农场买卖技巧 破解重庆幸运农场 澳门重庆幸运农场骗局 重庆幸运农场销售额
小说者-> 都市言情-> 《回到明初当王爷》-> 第一百一十四章 煮酒论天下
第一百一十四章 煮酒论天下 作者:渤海郡公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2-24
  •     夜深了。

        城隍庙前的百姓都散去了。

        朱振一行人暂时寄宿在城隍庙里,因为村子里窘迫,城隍庙也年久失修,神像上的漆粉儿早就脱落了不说,连房间也都长满了枯草,没有人打理。

        姚天禧一行人弄?#27809;?#22836;土脸,才将城隍庙稍微清扫的干净了一些。

        不过?#34892;?#19996;西?#35789;?#28165;扫不出去的。?#34892;?#36807;路的行人,将屎尿直接洒在城隍庙里,导致就算是张灵凤拿出了唐?#25506;?#38210;空的香熏球在每个房间挂了一只,淡淡的麝香气息弥漫着整个城隍庙,也压盖布置城隍庙

        陈腐和腥臭的气息。

        城隍庙的气氛很是?#25346;鄭?#23002;天禧等人远远的坐在软垫上看着朱振,却没有人敢上去搭讪。

        不出意料,朱振的煽动并没有任何效果。

        大家再听完他的演讲,领完馒头各自离去了。在他们看来,像是朱振这种身份的人,哪里来的好心,什么给大家寻找一条出路,都是假的,他只是想利用大家罢了。

        所以大家选择离去,哪怕是他们明天依?#24187;?#26377;饭吃,很有可能饿死,他们也不?#25954;?#30456;信朱振。

        他们就算是有一天去当流寇,他们也很难跟官府的人合作,更何况是传说中在地方作威作福的爵爷。

        一个社长就让他们活不下去了,一个爵爷,岂不?#21069;?#20182;们的骨头都给吃了。

        叶兑搬了张椅子,手里捧着本书,就坐在城隍爷旁边儿看着,脸上不悲不喜看不出什么表情,?#36335;?#23601;是一尊城隍老爷。

        受人尊敬,受人香火,却干不了什么。

        他的弟子非常多,心胸有韬略的有之,野心勃勃的也有之。

        时间久了,他早就总结出来了一套很是奇怪的经验,那就是一个人如果野心勃勃,满心利用别人,谋取私利,做一个彻彻底底的坏人,这非常的简单,也很容易成事儿。

        但是一个人,想要做好事,为百姓谋福利,这恰恰是最难的。

        听上去,这个观点很奇葩,但是叶兑却很清楚,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先前朱振在姑苏顺风顺水,那是因为他是钓鱼的人,所有人都是他利用的工具,他不在乎鱼的感受,所以他成功了。

        但是朱振现在要干的是养鱼的活,那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鱼儿是没有脑子的,他们只知道鱼饵非常好吃,但是他们不会对钓鱼的人有任何的好?#23567;?br />
        看着朱振在不远处凝神思考什么,两个漂亮的娘子苦苦相劝也没有什么效果,老先生微微一笑,不由的摇摇头,不由的在心里想道:“年轻啊,毕竟年轻啊。在他看来,我们这些读书人,怕是都是迂腐自私之辈吧?他以为真的是没有人?#25954;?#20026;百姓谋福利吗?不是,那是因为圣贤说的大道理,只有读书人懂。而百姓是听不懂的,这才有了教化。可是教化大业何其难也,当一群人连饭都吃不饱的时候,教化又有什么用?所以自孔夫子开始,无数读书人希望能够替天子牧民,教化百姓,可是全都失败了。最后将读书人孤立出来,成为一个全新的阶层,?#21487;稹?#36825;是教化的好处,也是教化的坏处。小?#19968;?#20320;?#31449;?#24180;轻,你?#31449;?#26377;一天会明白,你

        的仁慈到底该给谁。”

        叶兑正想着自己跟朱振一般年纪,也是一腔热血时候的样子,不由的?#34892;?#20986;神,朱振却提着一壶清酒走到了自己身边。

        小声说道:“叶老,咱们出去?#29287;模俊?br />
        叶老从朱振身上看不出任何的失望之色,倒是?#34892;?#24778;奇,不过一想旋即也就明白了。一个经历过大风大?#35828;?#24180;轻人,如果这点儿挫折就放弃了,那倒是不正常了。

        叶兑点点头说:?#30333;?#21543;。”

        今晚夜色不错,明月高悬,地上铺着一层淡淡的月光。

        整个村子或许是因为吃了顿饱饭的?#20498;剩?#26102;常能听到家?#19968;?#25143;吵闹的声音,伴随着偶尔传来两声饥饿的?#26041;校?#20197;及男主人训斥看家犬,再?#30452;?#28822;?#22235;?#30340;跑校生。

        接着便吓醒了睡梦中的孩子,孩子吵闹着吃馒头。叶兑跟朱振随便寻了块石头,叶老爷子望着村子里零星的灯火,指着风?#20449;?#23572;传来的夫妻打骂的声音笑着说道:“看见了没有,这就是这个世界最低层百姓的生活。没有?#22235;?#25937;的他们,我们最多能够做到,就是挑选几个?#25954;飧谋?#33258;?#22909;说募一錚?#25945;他们读书识字。至于其他的,他们怎么活着,那是他们的命,我们没法管,也管不着,这便

        是天道。”

        朱振一口饮尽了一碗清酒,倚在大石头上,慵懒的没有一丁点儿爵爷的样子。

        “屁的天道。你们这些儒家子弟,没本事就说没本事的,别给自己找理由。”

        元末大乱,衣冠沦丧,读书人确实没有尊严。

        不过像是朱振这种当着面嘲讽的,确实不多。

        不过叶?#20381;?#29239;子也不恼,到了他这般年纪,怎么会与朱振这般的小年轻计较什么,反而一脸玩味的对朱振说道:“那来,你说说,我们儒家做不到的事情,你能做到吗?”

        朱振嘿嘿一笑说道:“老爷子,我问你个事儿,您认为这个天下最基本的运行原则是什么?”叶?#25233;?#20102;指朱振,“你小子倒是考校起我来了?#31354;?#22825;下最基本的运行原则应该是三纲五常,君为?#20960;伲?#29238;为子纲,夫为妻纲。每个人干自己该干的事情,这个世界便会太平

        。像我们现在这个样子,国之不国就是这个最基本的规则出现了问题,这才导致了天下大?#25671;!?br />
        朱振摇摇头道:“先生,您想过没有?会不会这个规则其实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叶兑一愣,诧异的看了看朱振,见他不似作假,笑着说道:“那你跟我说说,哪里错了?”

        朱振一声苦笑说道:“我的想法呢,比较荒唐,你就当个笑话听听。千万别当真。”

        叶兑摆摆手,“行了,臭小子,这里就咱俩,你就算是疯言疯语,我也不会给你传出去的。跟老夫说说,让老夫长长见识。”

        朱振点点头,“您想过没有,这个天下是从开始就有君主、臣僚的吗?”

        叶兑倒不像是那些迂腐的读书人,张嘴就跟朱振说些什么君权神授之类的?#21834;?br />
        反而点点头道:“根据些史料记载,上古?#35753;?#24212;该跟那些草原上的人一样逐水草而居,打猎放牧甚至采集果子活着。”

        这一次反而轮到朱振诧异了。见朱振瞪大眼睛看着自?#28023;?#21494;兑笑着说道:“怎么?你以为我一张嘴会说什么君权神授吧?小子这回你可错了,信这个的人,都抱着元廷的臭脚过好日子去了。但凡是跟着

        国公打天下的读书人,都不信这些的。”朱振笑着说道:“知道您有见识,只是没想到您那么开明。既然您这么说了,那么问题就好回答了。我认为这天下最初应该是没有朝廷的,自然也不存在什么君主。最早的

        时候,应该是大家个子过自己的日子,那个时候的百姓应该是自由而平等的。所以我认为自由而平等才是这个天下最基本的准则。”“你小子倒是真的会胡言乱语。”叶?#20381;?#29239;子酒量不佳,喝得多了,话匣子也就敞开了。指着村子说道:“自由平等,其?#24471;?#20010;人心里都是这么渴望的,你说的没错,却也是大错特错。因为没有了朝廷,就没有人去抵挡外?#26657;?#23601;没有人对抗洪水。?#28784;?#26377;朝廷,就会有君王,就会有臣僚。人都有私心,举个例子,这一路来,你经常去打猎,老夫?#26885;?#20320;,是不是每一次获取的猎物,你都拿最肥美的那一块肉啊?#31354;?#20415;是供养,而朝廷把这个叫做赋?#21834;?#30334;姓因为交了赋税而不用担心受怕,被贼人欺凌,百姓因为交

        了赋税,就不用担心洪水泛滥而无家可归。而?#28784;?#26377;朝廷,就要有秩序,有三纲五常。”

        朱振笑道:“先生,您说的没错。这天下?#30422;?#24180;来,就是这样的。可是,你看看眼前这些百姓,你能说他们没有交赋税吗?可是他们日子过得又如?#25991;兀俊?br />
        叶兑一脸?#19978;?#30340;说:“交了赋税,却享受不到应有的好处,这秩序就会混乱,百?#31449;?#35851;反。这是天下亘古不变的道理。”

        朱振笑道:“但是您想过没有,如果一开始我们就换一个秩序呢?#31354;?#20010;旧秩序早晚会出乱子,我们为什么不去避免,还去走先?#35828;睦下罰?#36825;不是痴?#24471;矗俊?#21494;?#39029;?#31505;道:“换个秩序?你小子是疯了,还是痴了?咱们用的这一套秩序,可是老祖宗传下来,用了?#30422;?#24180;的秩序。你想重新做个秩序,你以为你是圣人?就算是你是圣

        人,你也做不到啊!”

        朱振笑道:“不是做不到,那是因为没有人去做。”

        “那你说说,你准备怎么做?你看看今天的百姓,有几个人搭理你?”朱振笑道:“古人?#19981;?#23558;天下比作鹿,君主、臣僚、百姓靠吃这只鹿活着,但是呢,这鹿呢,就只有九州那么大,但是天下太平久了,官僚和君主的胃口会越来越大,给百姓剩下的肉也就越拉越少。但是,老百姓的人口又在不断的增长,所以就会有饥荒,接着就是天大大乱,这是历朝历代?#35851;?#19981;?#35828;?#35268;矩。但是我们如果在鹿什么做文章呢

        ?”

        “你是说扩张?”叶兑忽?#28784;?#35782;到什么,旋即又摇摇头,“这自古以来朝廷连管控九州都费力气,就算是在扩张更多的领土,我们也管理不了。那?#21069;?#36153;力气。”

        朱振摇摇头道:“这?#25991;?#21487;误会我了。我是说让九州有两只鹿甚至三只鹿,四只鹿呢?”叶兑忽然眼神凝重,一脸严肃的看向朱振。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重庆幸运农场规律
飞禽走兽游机的技巧 进击的猿人APP下载 水果大爆发免费试玩 开心农场策划方案 老重庆时时彩走势图表 冰穴试玩 妹妹很饿客服 pt三倍猴子大奖视频 冠军足球经理3 夺金十一选五走势图 表情金币注册 封神演义 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