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历史 重庆幸运农场数字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app 重庆幸运农场中奖助手 有人玩重庆幸运农场吗 重庆幸运农场官方论坛 重庆幸运农场历史记录 重庆幸运农场直播网站 重庆幸运农场三期计划 重庆幸运农场手机计划 重庆幸运农场怎么看一个不来的好 重庆幸运农场技巧规律 重庆幸运农场号码推荐 全天重庆幸运农场计划 重庆幸运农场最晚几点 重庆幸运农场3胆9拖 玩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早上几点开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渝彩网 重庆幸运农场中奖方法 重庆幸运农场加奖 重庆幸运农场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幸运农场定胆计划 重庆幸运农场犯法吗 重庆幸运农场有猫腻吗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软件手机版 重庆幸运农场论坛 重庆幸运农场最长遗漏多少期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走试图 重庆幸运农场游戏官网 重庆幸运农场推荐群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分析 重庆幸运农场计算法 重庆幸运农场在线预测软件手机版 重庆幸运农场8个复式 重庆幸运农场遗漏查询 重庆幸运农场规则玩法 重庆幸运农场号码遗漏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号码 重庆幸运农场运作走势 重庆幸运农场选一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假的吗 重庆幸运农场最高遗漏多少期 重庆幸运农场分析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怎样玩 重庆幸运农场买卖技巧 破解重庆幸运农场 澳门重庆幸运农场骗局 重庆幸运农场销售额
小说者-> 都市言情-> 《回到明初当王爷》-> 第九十八章 沈老的托付
第九十八章 沈老的托付 作者:渤海郡公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2-24
  •     骤雨初歇,留下落梅无数。

        女人慵懒的躺在男人的怀里,却见男人的眼神很是迷茫的望向天空。

        之前的鱼水之欢,如今却看不到任何的欢乐。女人的眸子里泛着疑惑的光芒,用手在男人的胸膛上画着圈,很是不解的问道:“你这是怎么了?你我已经有婚约,这种事情便是理所应当好吧,你怎么看起来一点儿都不

        快乐?”朱振的眸子望着天空的彩虹,表情颇为复杂,良久之后才道:“在我的家乡,有个叫景泽的少年,面的诱惑的时候,他嘴上却坚持自我,但是身体却会很诚实的说真香。我

        再想,是不是我其实也是这种人。”

        女人轻笑,穿戴着衣物,很是自信道:“才不会。我喜欢的男人,怎么会这等货色。”

        “振哥,你看看那?#38405;?#22899;死不是天造地设,郎才女貌啊?”张灵凤指着二人起身后,映在水中的倒影,笑吟吟的问道。

        看着她在努力表达着?#32422;?#30340;心意,朱振心疼的抚摸着她的秀发,“以后这种情话,让我这个男人来说就好。你不应该这么辛苦。”张灵凤笑道:“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些优秀的男人矜持,而我们女人呢,如果再端着,就白白的错过了姻缘,所以该主动的时候就主动。不然呢,如何和?#32422;?#21916;欢的人在一起

        一辈子呢。”

        朱振神情的凝视着张灵凤,眸子里仿佛一潭春水,柔声说道:“你越是这样,我也是愧疚。从此以后莫要这样了,我会心疼。今日回府,我便与太尉提亲。”

        说着,朱振俯身从地上用草结了个手环,单膝跪地,表情庄重,“张灵凤小姐,我这个人缺点很多,也没有那么多本事,你愿意以郡主之尊,嫁给我一个穷小子吗?”

        张灵凤眼中含泪。

        ?#32422;?#36153;尽千辛万苦,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吗?当他真心实意的说出想要娶?#32422;?#30340;时候,在她心里这一刻比父王逼迫他穿上婚服都要重要。

        今日说放走朱振的时候,心里是有多么的难过,只有她?#32422;?#28165;楚。

        她是多么担心就此失掉这个男人。

        但是她又不愿意逼迫他。

        张灵凤张开双臂大声喊道:“我愿意。”朱振起身,将手环戴在她的手上,她纵身扑进了朱振的怀抱,朱振拦着他的柔若细柳的纤腰,轻轻抚摸他柔顺的长发,在她耳边轻声说道:?#20843;?#28982;这?#20843;?#30340;比较渣,但是我

        还是不得不说,我遇到你比较晚,我已经有了两个属于?#32422;?#30340;女人,你确实不是我的唯一,但是我绝对会给你属于你?#32422;何?#19968;的幸福。”

        张灵凤的脊?#20309;?#24494;一僵,虽然他知?#20048;?#25391;有一个女人,但是她如何没想到?#32422;?#31455;然是第三个属于朱振的女人。

        虽然心里酸楚,但是这是?#32422;?#30340;选择。她只能努力让?#32422;?#30475;起来不那么难过,幽幽地道:“没什么,我男人有那么多女孩子喜欢,正是证明他很优秀,我才不会嫉妒。”

        朱振叹息道:“灵凤,既然和约已经签订,我与你成婚之后,我势必会去泗州的。到时候你母亲会不会忍不住留住你,不让你走啊?”

        张灵凤没有听出朱振的画外音,很直接的说道:“没事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嫁给你,肯定要随你去泗州的。大不了,我多回来看看她便是。”

        朱振摇摇头道:“若是她舍不得你走呢?”

        张灵凤这才明白朱振的意思,?#32422;?#30340;父亲母亲会以这种理由拦住朱振,让朱振留在姑苏,那么姑苏在不仅是在名义上,还是在实际上都会在姑苏的掌控内。

        张灵凤思索再三,很认真道:“我管不了父亲和母亲大人的选择。但是我既然选择嫁给你,那么无论你做出什么选择,我都会听你的。”

        朱振抚摸着张灵凤的秀发,苦笑道:“委屈你了。”张灵凤道:“我才不委屈。倒是你,别动不动委屈我了,你这样会让我心里过意不去的。既然父亲让我嫁给你,那么他心里就要提前做好准?#31119;?#25105;可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了。”

        朱振心里暗叹一声,“我朱振何德?#25991;?#25317;有这么好的?#22791;荊?#33707;非上辈子,我真的拯救了银河?#25285;俊?br />
        两个人既然下定了决心,自?#24187;?#26377;心思在这山谷里游荡,要是让姑苏发现郡主和使者都不见了,肯定会派人寻找,惹出不必要的慌乱来。

        两个人废了一番力气,重新爬上山顶。小红见主人终于?#37070;侠矗?#32780;且没有什么损伤,不停的用头蹭着朱振的胳膊。

        有上一次的经验,朱振自然不敢让张灵凤再次驾驭战马。

        而是?#32422;?#29301;着马,重?#20498;?#33487;。

        雨后天晴,那些避雨的百姓重新出现在路上,再次恢复熙熙攘攘的景象。

        路途之上,女人像是了却一桩心事,心情很是美丽,嘴里唱着空灵的歌曲,朱振的眸子却在四处打量。

        心里暗道人民的?#25176;?#26524;然强悍。

        无论是狂风暴雨,亦或者战争,都无法阻拦人民?#30475;?#30340;好好活下去的*。

        忽然两道身影引起了他的注意。

        在临近护城河的方向,一头戴蓑笠,神情?#31351;?#30340;老者,正捧着竹竿正在钓鱼。

        年轻人恭敬的侍立在一旁,面容恭敬。

        朱振拍了拍张灵凤的肩膀温柔道:“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张灵凤好奇的看了两眼,?#35835;?#19968;声,牵着马?#21364;?#26417;振。

        那老者似乎早就预料到朱振会来一般,对着年轻人摆摆手,示意他给朱振搬来张椅子。

        年轻人将椅子支?#33579;?#26397;着朱振欠了欠身道:“沈醉见过主家。”

        朱振对于沈醉这段时间的付出非常认可,朝他点点头,笑道:“这段时间辛苦你了,这位便是沈家老爷子吧。”

        沈醉恭敬的点点头。

        朱振上前恭敬的行了一礼道:“应天朱振见过沈老爷子。”

        “不敢当。不敢当。犬子在您收下做事,还请您多为照顾才是。”

        老者摆摆手,示意朱振落座。

        朱振也不?#25512;?#22352;到了老者身边儿。老爷子看起来非常精神,没有丝毫被流放后那落魄的模样,看来沈家的势力确实庞大,就算是朱元璋精准的打击了一波,也没有?#24605;?#27784;家的根本。老爷子虽然被流放,但

        是却辗转来到了姑苏,看状态日子过?#27809;?#26159;不错的。

        沈老眼眸望着护城河水,古井不波,很是平静的说道:“爵爷恐怕不知道老夫为?#25105;?#21643;这个时候与您见面吧?”

        朱振微微一惊,他如?#25105;?#27809;有想到沈家的势力如此庞大,朱元璋找小明王给?#32422;?#30003;请个男爵的事情,?#32422;?#20063;才刚刚知晓,他们这边儿就已经得到了消息。老者看朱振错愕的表情,微微的笑了笑,“我们沈家虽?#24187;?#33853;了,但是多年行商走遍天下,耳目还是有一些的。应天这边儿消息隐藏的非常?#33579;?#20294;是小明王那边儿就未必了

        。爵爷如果想要顺利掌控泗州,还需早早离开姑苏才是。不然让张士诚闻到阴谋的味道,这泗州你想去怕是就去不了了。”

        朱振听沈老这么一说,顿时有了一种拨开云雾见天日的感觉,恍然道:“沈老,原来你想……”

        沈老笑道:“这泗州本来便是我们沈家的大本营。”朱振苦笑道:“沈老,你这是何必呢?我观沈醉这小子颇有才华,愿意扶持他一把,是怕埋没了人才。可是沈家家大业大,若是掺和进来,将来有一天,若是成了应天一样

        的下场,敢问沈家就算是实力雄厚,又能经得起?#22797;?#36825;般?#24179;?#21602;?”沈老的表情依然风轻云淡,“狡兔死,走?#25918;耄?#32437;然是沈家?#25165;?#20102;。只是偌大的家族,若不前进,?#31449;?#33853;寞的一日。如今我还活着,沈?#19968;?#22362;持着,若是我没了,沈家没有

        了支撑,必然会粉身碎?#29301;?#36824;真指着让他们拿着个聚宝盆过日子?”

        朱振不解道:“既然您知道,狡兔死,走?#25918;?#30340;道理,那您还让您家里人掺合什么?在小侄看来,有沈醉一人,沈家便倒不下的。”沈老摇摇头:“指着他,还撑不起一个沈家。再者说来,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我就不信这天下容不得商人,我沈万三哪怕是死,哪怕是我沈家陪着我死,我也要为天

        下商人寻出一条路来。”

        朱振也颇为感慨道:“我与沈醉的合作也算是愉快,既然老人家执意如此,那我便在力所能及的?#27573;?#20869;,帮上一?#36873;!?#27784;老道:“小子,我观察你也有?#27426;?#26102;间了。我这辈子,旁人不服,就服朱元璋,别看这秃子心狠手黑,但是他有本事从一个和尚闯出偌大的家?#25285;?#37027;绝对是一般人做不到

        的。

        他看中的人,肯定不会错,你到泗州之后,我沈家人肯定会不?#24222;?#21147;的扶持你,但泗州之地的?#38382;?#22797;杂,你能走到哪一步,也只能看你的本事了。”

        “对了,此去泗州,你?#27426;?#35201;小心一个人。”

        ?#20843;俊?#26417;振疑惑道。“陈遇春之子陈海平。此子出身名门,在当地士林颇?#22411;?#26395;,此时他已经与陈王两家结成联盟,以结社自保为由,集结了三万兵马,欲?#38405;?#19981;利。”老者有些担忧的看向朱

        振。、却见朱振并没有丝毫的担?#29301;?#38754;色平静的说道:?#20843;?#24378;任他强,清风拂山岗。百姓会做出他们正确的选择的。”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重庆幸运农场规律
北京赛车app下载 nba奇才vs快船 活塞vs 富豪生活免费试玩 森巴宾果注册 高速公路之王电子游艺 七海的主权APP 百家乐平注常赢玩法 福彩快3计划群 金钱蛙APP下载 埃及宝藏推币机干扰器 江西新时时彩怎么破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