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历史 重庆幸运农场数字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app 重庆幸运农场中奖助手 有人玩重庆幸运农场吗 重庆幸运农场官方论坛 重庆幸运农场历史记录 重庆幸运农场直播网站 重庆幸运农场三期计划 重庆幸运农场手机计划 重庆幸运农场怎么看一个不来的好 重庆幸运农场技巧规律 重庆幸运农场号码推荐 全天重庆幸运农场计划 重庆幸运农场最晚几点 重庆幸运农场3胆9拖 玩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早上几点开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渝彩网 重庆幸运农场中奖方法 重庆幸运农场加奖 重庆幸运农场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幸运农场定胆计划 重庆幸运农场犯法吗 重庆幸运农场有猫腻吗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软件手机版 重庆幸运农场论坛 重庆幸运农场最长遗漏多少期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走试图 重庆幸运农场游戏官网 重庆幸运农场推荐群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分析 重庆幸运农场计算法 重庆幸运农场在线预测软件手机版 重庆幸运农场8个复式 重庆幸运农场遗漏查询 重庆幸运农场规则玩法 重庆幸运农场号码遗漏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号码 重庆幸运农场运作走势 重庆幸运农场选一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假的吗 重庆幸运农场最高遗漏多少期 重庆幸运农场分析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怎样玩 重庆幸运农场买卖技巧 破解重庆幸运农场 澳门重庆幸运农场骗局 重庆幸运农场销售额
小说者-> 都市言情-> 《回到明初当王爷》-> 第四十一章 朱振攻略
第四十一章 朱振攻略 作者:渤海郡公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2-24
  •     朱文正走后,朱振正在快乐的如厕,不管如何,看到朱文正这个傲气冲天的?#19968;?#38590;受,自己心里就美美的。

        “朱振!你给我死出来!”一声娇喝,仿佛一道雷霆一般想起,朱振顿时感觉自己的脊梁骨一阵酸麻,一个彻底的寒意透过四肢百骸,不仅刚才的兴致没有了,就连五谷轮回之物,也在身体里进退

        不得,有一种男人基本上体验不到的痛?#23567;?br />
        “这个女人,她到底想要干什么?”朱振悄无声息的努力着,他知道女?#35828;男?#26684;,若是在气头上,什么都能做出来,他可不想裤子都没提,就被她满院追杀。

        “朱振!你个混蛋!你给老娘滚出来!”朱若曦的声音抬高了数个声调。一匹果下马忽然出现在朱若曦面前,小囡囡从腰间拔出木剑,仿佛西方的女骑士一样,英姿飒爽的指向朱若曦,小脸上充斥着愤怒,“老女人,你是何方妖物,也敢骂我哥

        哥!”

        朱若曦本来心中含怒,皱眉望去,心里的怒火却顿时被冲去不少。只见自己眼前,一个精致的如同瓷娃娃的小姑娘,正骑在一匹果下马上,脸上虽然充满了恶意,但是却像是一只生气的小仙女,不仅让人发不起火,反而给人一种?#35753;?#30340;

        暖暖的感觉。

        但是旁边儿的汉子则不一样,一只手死死的按着鸳鸯刀,一脸警惕的看着自己。

        小姑娘给?#35828;?#24863;觉,非常的亲切而且熟悉。

        “小妹妹,朱振是你哥哥吗?他是个坏蛋,你帮姐姐?#39029;?#20182;来,好不好~”朱若曦忍不住想去摸囡囡的头,哪里料到囡囡一剑朝她劈了过来,朱若曦赶忙闪过。

        囡囡用剑尖指着朱若曦,警惕道?#39608;?#32769;女人,别套近乎,你是不是想要打败哥哥,拐走囡囡?我告诉你,囡囡已经长大了,不怕你们这些坏人!”

        毛镶自然是知道上一次马夫人遇到囡囡,表现的过分亲切,被朱振差点儿当做人贩子,小囡囡心里也留下阴影的事情。

        当下怕囡囡和对面再起争执,所以赶忙上前一?#21073;?#23558;囡囡护在身后。

        见朱振上前,朱若曦身边儿的武士也?#36861;?#19978;前一?#21073;?#32473;毛镶一种强烈的压迫?#23567;?br />
        毛镶知道,对面的来历肯定不凡,尤其是对面的女子,浑身上下,英气逼人,很可能?#24708;?#20010;将门之后。

        当下客?#25512;?#27668;的说道?#39608;?#36825;位小姐,朱小官人身体抱恙,需要休养,请回吧。”“他什么情况,我能不知道,朱振我数到三,你若是再不出来,休怪我烧?#22235;?#23478;!”朱若曦本来就是带着气来的,如今又被一个小姑娘羞辱,心里更是火上加火,气的要爆

        炸。

        “毛镶,带囡囡去玩儿,我一会儿就出来会客。”朱振知道,自己再不说话,怕是要引发乱?#21073;?#24403;下立刻喊道。

        毛镶听朱振所言,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对囡囡说道?#39608;?#22241;囡,听到没,你哥哥说,让你先去跟毛大哥去玩儿。”

        囡囡却不为所动,红着眼睛呲牙咧嘴道?#39608;?#32769;女人,你敢欺负哥哥,我就杀?#22235;悖 ?br />
        “小臭?#23601;貳?#26417;若曦瞥了囡囡一眼,愤愤道。

        这句话顿时点燃了囡囡的愤怒,囡囡催马又要动手,却?#24187;?#38262;死死的拉住。

        朱若曦心里有火,自然不管不顾,伸手举起马鞭便要抽。

        郝队长是个务实的人,不想平添事端,而且听小姑娘叫朱振哥哥,想必是朱振的亲人,所以劝住了朱若曦。“囡囡,对面来头不小,别给你哥哥找麻?#24120;?#25105;们先走。”毛镶也在一旁劝道。毛镶如今在亲军校尉供职,练出一副好眼力,眼前这个女子自己虽?#24187;?#35265;过,但是气势一看

        就是将门虎女,肯定不好得罪。

        眼下正是多事之秋,真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囡囡,听话!”朱振在茅厕里无奈道。

        朱振再次发话,囡囡也不在任性。他可是哥哥的乖宝宝。

        两个女人第一次见面,虽然有着巨大的年龄差距,但是却如同火?#20146;?#22320;球,谁都不?#19981;端!?#22909;了,囡囡,毛镶大哥带你去骑马。”毛镶也明白,既然这女子不?#20384;?#21435;,肯定跟朱振?#20852;?#32416;缠,搞不好是朱振以风流倜?#20301;?#23475;了人家,又不愿意负责,然后人家找上门

        了。这个小囡囡在这里肯定惹祸。

        “好!毛镶哥哥,我想去马棚!”小囡囡悄悄的拉着毛镶往马棚走去。

        “去马棚做什么?”毛镶不解道。

        “我要做草人,扎死这个老女人!”囡囡气愤道。

        ………………

        朱若曦练武多年,听力何其灵敏,朱振虽然只?#20658;?#20004;句话,但是已经被她锁定了位置,直接杀向茅厕。

        “朱振,我知道你在里面,你给我出来!”朱若曦直接用剑刺破帘子,朝着朱振刺去。

        此时,朱振经历了人生中最尴尬的一幕,一位婀娜多?#35828;?#23567;姐姐,手里提着宝剑,?#30053;?#21397;所门口,让本来就酝酿不出来的饭后俗物,更是阻塞不堪。

        而且剑锋锋利,随时有刺死自己的可能。

        自己昨天晚上真的是瞎了眼,?#35895;?#36319;这样的女人私定终生。

        “若曦,我求求你,你先别?#30053;?#38376;口?#26032;穡俊?#20154;在厕所里,不得不低头,朱振的声音简直是在哀求。

        朱若曦在朱振的哀求声中,顿时清醒过来,原来这个男人在如厕。

        透过被自己刺透的缝隙,甚至能够看到男人光滑白嫩的身体。

        “呸,一个男人,?#35895;?#38271;?#22235;?#20040;白的身体。”

        朱若曦的脸颊瞬间羞红了,自己?#35895;?#36196;果果的看了一个男人半部*,不过她知道自己不能露怯,所以强词夺理道?#39608;?#25105;,我,不?#30053;?#38376;口,你若是逃了怎么办?”

        “我是你未婚夫,我为什么要逃!”朱振理直气壮道。“朱振,别给脸不要脸,你若是做了指挥使,我才会嫁给你!可是,昨晚我真的是瞎了眼,以为你是个有理想的少年,谁知道你连我兄长被抓,都见死不救!”朱若曦说着

        说着,就觉得委屈,眼泪就止不住啪啪的往外流。

        自己真的是见了鬼的,昨天?#35895;幻?#26377;看透这个男人虚伪的面目,?#35895;?#36824;跟他私定终生。此时朱振总算是将身体里的污秽排泄出去,穿戴好衣物,像极了手握重兵的霸王,霸气迷人,用手攥住朱若曦的手腕,让剑尖抵住心口,?#21917;?#36947;?#39608;?#20320;若是真的以为我是个

        贪生怕死不求上进之人,你就立刻用剑刺死我!就当我朱振瞎了眼,爱上了一个不相信他的女人!”

        朱振的眼神仿佛散发着迷?#35828;?#24551;?#35828;?#20809;芒,直直的盯着朱若曦的眼睛。

        在朱振毫无愧疚的眼神直视下,朱若曦终于败下阵来。

        “可是,你还拒绝了文正哥。”

        朱若曦说话的时候,感觉自己很不争气,明明是这个?#19968;?#26377;错在先,为什么自己反而像是做错事的样子。“哦!那你肯定是听朱文正胡说?#35828;?#20102;。”朱振的脸瞬间仿佛有了万千柔情,?#25300;四悖?#21035;说是上刀?#21073;?#19979;火海,哪怕是死,我也在所不惜。再说了,如今受难的是我大舅哥

        ,我为什么不救?#24656;皇悄羌一?#19981;愿意听我多说,便以为我要拒绝他,急冲冲跑了不算,还踹坏了我家门。”

        此时此刻朱振自然不能说,我想跟他要点儿?#20040;Γ?#20294;是这厮蛮不?#24598;懟?br />
        ?#34507;?#20013;的女人,都是智商下降的?#21050;?#32780;朱若曦则跟现代女人有很大的不同,因为她的?#34507;?#21018;刚萌芽,就已经没有了智商。

        “?#36317; ?#26417;若曦手里的剑落在地上,朱振趁势将朱若曦簇拥在怀里,在朱若曦耳边小声说道?#39608;?#33509;曦,相信我,我肯定能救你兄长!”

        滚烫的呼吸烫在朱若曦的耳垂,朱若曦猛然清醒过来,一把推来朱振。

        警惕的看着朱振,咬着整齐而洁白的银牙说道?#39608;?#20320;又要占我便宜!你现在告诉我,你要怎么救兄长!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文正哥。”

        朱振大义凛然道?#39608;?#20854;实,小小的伏牛寨根本不难攻破,我早就有了定计,但是不知道该如何跟朱文正说,因为他肯定会拒绝我。”

        “我不信!文正哥说,你就是贪生怕死!”朱若曦怀疑道。

        “贪生怕死!若曦你听我说,我的计划是,先派使者带着金银珠宝去见余思齐,表面上答应他的割地要求,麻痹他们,顺便了解山里的地势和军事布局。根据我的了解,应天之所?#38405;?#19981;下伏牛寨,是因为伏牛寨的兵马对头陀岭进行了改造,里面不仅水源充足,而?#19968;?#31181;植了大量的粮?#24120;?#35753;上面的贼人没有物资的担忧。总

        恐怖的是他们的军事防御?#20302;常?#25105;们一直不了解,所以屡次进攻都失败了。

        我有丰富的山地作战经验,只要我看上一遍,我就能摸透他们的防御原理。

        到时候我就有把握带兵杀上伏牛寨,救出?#38647;拥?#19979;!”

        朱振知道,要?#20040;?#27809;有希望了,甚至如果自己不说出计划,朱若曦会直接用剑刺死自己。

        事情既然到了这种地?#21073;?#19981;如就表现的大义凛然一些。

        言情小说里有说,男人这样表现自?#28023;?#22899;人一定会深深的爱上自己。

        果然,听了朱振的话,朱若曦俏脸一白,因为他明白了朱振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朱文正了。说起出使,现在是战乱年代,而且根本没有什么仁义道德,杀个使者那是屁大点儿事,当年扬宪还被张士诚扣过呢,现在双方关?#30340;?#20040;差,别说扣下朱振,杀了朱振都有

        可能。

        朱振那么说,朱若曦从心里万分的感动,他一定是为了我才想去冒这个险的,我?#35895;?#36824;提着剑来找他,我怎么那么不懂事儿。

        同时在朱若曦心底也不愿意朱振出使。

        但是一想到,朱标哥哥代表着应天的根基,是未来的?#24433;?#20154;,他如果有什么生命危险,那么整个应天在特殊期间都会格外的动荡。

        朱振看着若曦犹豫的模样,分外的心疼,不由的心一软,温言笑道?#39608;?#20320;也不必太过担心,反正我武艺高,一般的小鱼小虾还不是我的对手。”

        “朱振,你说我去做这个使者怎么样?”朱若曦声音发颤道。

        “放屁!”朱振的眉毛顿时像是起了一团火焰一般,“战争什?#35789;?#20505;需要女人介入了,朱若曦我告诉你,你男人在呢,还需要你一个女人上战场?除非我死了!”

        朱振说的这倒是心里话,虽然他打?#38590;?#37324;不想去做这个使者,但是让他的女人去冒这个险,朱振绝对不会同意的。朱若曦确实不想让朱振做这个使者,但是她又万分担忧哥哥的安危,尤其是自己心里感觉,朱标哥哥很可能是因为保护自己被抓的时候,内心就格外的愧疚。这种愧疚,

        就仿佛有一?#37085;煲希?#19968;直在啃食他的心脏一样,刻骨铭心的痛。朱振跟朱若曦虽然相识时间不长,但是心里却疼的厉害,道?#39608;?#20320;也别担心了,你去与马夫人说,这件事情交给我了。不就是出使吗?交给我便可以了,你若是担心我的安

        危,可以求夫人派些高手保护我。我知道,亲军校尉的武力,还是很有保障的。”

        提起亲军校尉,朱若曦的眼睛里泛出了光芒,亲军校尉的武功确?#36947;?#23475;,只要有上几十人,保护朱振在乱军丛中杀出来确实没有问题。

        但是她却故意问道?#39608;?#20146;军校尉也不一定能够保护你全身而退,你若是死了怎么办?”

        ?#25300;四?#32780;死,我又有什么遗憾的呢?”

        “好,朱振,你朱若曦当着你的面立?#27169;?#20320;若是因为营救我哥哥死了,我便为守寡一辈子。”朱若曦的表情此时无比的严肃,说完转身离去。

        “官人,你真能耐,三言两语便骗了一个姑娘的心。”毛镶不知道什?#35789;?#20505;出现在朱振身边。

        朱振瞪了毛镶一眼,看的毛镶心里毛毛的。

        朱振?#20040;?#36947;?#39608;?#27611;镶,你要是想活得久,第一要足够聪明,第二要少说话,尤其是你做了亲军校尉的百户,甚至将来做到千户。”

        毛镶先是若?#20852;?#24605;,顷刻间明白了朱振再说什么,“在下明白了,谢谢官人指点。”

        “行了,赶紧监控好应天的情况,我需要知道应天城里跟伏牛寨勾结的人是谁。”朱振叮嘱道。

        “在下明?#20303;!?br />
        …………………。

        当天,朱若曦回了国公府。马夫人正在跟国公府的大人们商谈应对之策,战争不是说打就打,毕竟几千?#35828;?#23545;手,还有十几万大军压?#24120;?#27809;有粮草?#24613;福?#27809;有人员调配,没有战略?#24613;福?#36825;都是没法

        进行的。

        吴国公府,文臣居多,但是也一个个表情严肃,充斥着战意。正殿内,大人们议论?#36861;祝?#24951;慨激?#28023;?#27714;战声此起彼伏,中间还参杂着胡大海骂骂咧咧的?#21482;埃?#27492;时此刻,胡大海成了应天除了朱文正之外,?#29123;?#26368;高的武将,也是众人

        的主心骨。

        丫鬟神色匆匆的走到殿内,在马夫人耳边说了句话,马夫人皱着眉头道?#39608;?#22905;一个小?#23601;?#25026;什么战策?”说完,马夫人心里一动,标儿失踪的那一晚,貌似若曦也不见了,但是第二天早上又回来罢了。自己做母亲的因为着急孩子的事情,一直没有找她谈话,只是让她去祠堂

        里跪着?#35789; ?br />
        “让她在祠堂等我。”马夫?#35828;饋!?#23567;姐说,必须当着大人们的面说。”丫鬟为难道。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重庆幸运农场规律
百慕大三角海底金字塔 阿拉斯加垂钓闯关 恋曲1980在线客服 龙龙龙女主一直是龙吗 时时彩计划统计工具 北京pk10锁定前5码技巧 彩色三角试玩 持枪王者在线客服 张帝在综艺大哥大 北京快三开奖 福彩25选5开奖历史记录表 丛林巨兽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