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历史 重庆幸运农场数字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app 重庆幸运农场中奖助手 有人玩重庆幸运农场吗 重庆幸运农场官方论坛 重庆幸运农场历史记录 重庆幸运农场直播网站 重庆幸运农场三期计划 重庆幸运农场手机计划 重庆幸运农场怎么看一个不来的好 重庆幸运农场技巧规律 重庆幸运农场号码推荐 全天重庆幸运农场计划 重庆幸运农场最晚几点 重庆幸运农场3胆9拖 玩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早上几点开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渝彩网 重庆幸运农场中奖方法 重庆幸运农场加奖 重庆幸运农场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幸运农场定胆计划 重庆幸运农场犯法吗 重庆幸运农场有猫腻吗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软件手机版 重庆幸运农场论坛 重庆幸运农场最长遗漏多少期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走试图 重庆幸运农场游戏官网 重庆幸运农场推荐群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分析 重庆幸运农场计算法 重庆幸运农场在线预测软件手机版 重庆幸运农场8个复式 重庆幸运农场遗漏查询 重庆幸运农场规则玩法 重庆幸运农场号码遗漏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号码 重庆幸运农场运作走势 重庆幸运农场选一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假的吗 重庆幸运农场最高遗漏多少期 重庆幸运农场分析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怎样玩 重庆幸运农场买卖技巧 破解重庆幸运农场 澳门重庆幸运农场骗局 重庆幸运农场销售额
小说者-> 都市言情-> 《回到明初当王爷》-> 第三十九章 私定终身
第三十九章 私定终身 作者:渤海郡公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2-24
  •     夜幕低垂,繁星满天,两个人在此人间相遇。

        先是厮杀,后是逃命。

        然后坐在巨石上,伴随着翩翩起舞的萤火虫,谈天说地,也算是一种缘分。

        只是这个缘分虽?#24187;?#20029;,但是两个人内心的滋味却并不相同。朱振心里虽然感觉自己有些失礼,但是自己好歹也算是救了她?#24187;?#21487;以说是互不亏欠。而且朱振愿负一切责任,只要姑娘愿意,他可以立刻娶她,只是他不知道姑娘如

        何想。

        而朱若曦心里?#35789;?#20116;味杂陈。

        要知道现在可是程朱理学盛行的年代,平日里自己想出来游玩儿,嬷嬷们都是各种阻拦,如今自己被别人?#22402;?#20102;身子,就已经失去了名节。

        但是他偏偏又救了自?#28023;?#33258;己如何杀掉一个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人?内心复杂归复杂,但是朱若曦也不是不讲道理,一脸严肃,“朱振,你我接触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我也知道你心高气傲,将来必非池中之物。以我的身份,也没有资格什

        么爱情,如今你既然看了我的身子,那么你就要对我负责,你有异议吗?#20426;?br />
        此时的朱若曦再开口,已经不是昨晚那个可爱的小姑娘,甚至有了一丝威严。

        “在下并无异议。只是在下贫寒,姑娘莫要感觉小生委屈了姑娘便是。”

        朱若曦黛眉微蹙,?#26377;?#36947;:“你家贫寒?我怎么听说你家日进斗金呢?#20426;?br />
        朱振眨眨眼,为什么大家都认为自己?#26143;?#24403;下颇为委屈道:“比起吴国公府,自然是贫寒至极。”朱若曦沉吟了半响,噗嗤一声笑道:“你还真的以为吴国公府是个金窟啊,我跟你说,吴国公府过得很是紧吧的。就算是我,也没有什么华美的衣服,听说你很能挣钱,我

        嫁过去做大奶奶,没准儿还真的是过上好日子了。你们家每月能吃上两顿肉么?#20426;?br />
        朱振心中顿时莫大的心疼,那么漂亮的小仙女,竟然一个月连肉都吃不上几顿,怜惜道:“我以为之前朱沐时都是在跟我哭穷,莫非吴国公府的日子真的很寒酸?#20426;?br />
        “然也。我们宗室子弟,连新衣服也没有几件的。”看着朱振浑身丝绸,腰佩琼玉,心里不知道有多酸。“吴国公?#38405;?#20204;宗室子弟也够抠了!既然你在国公府过得那么差,不若你直接嫁过来吧。直接做我朱家的少奶奶,每日钟鸣鼎食,每日衣衫华美,日子不知道多逍遥。你也不用担心我们没有爱情,我爹?#24149;?#20107;也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两个人也恩爱的过了一辈子,咱们可以婚后培养感情!还有就是你以后想出来洗澡,我也可以保护你,你

        再也不用担心刺客袭击你了。”朱振趁?#21364;?#38081;道,?#24515;?#20040;可爱的小姑娘,娶回家多好。

        “你想得美,我的日子虽然寒酸,但是也是国公府自幼养大的姑娘,你想娶我,起码混出个身份来,你莫不是以为仅凭你现在的身份,便想取走朱氏宗族的女儿吧。”

        “你莫不是瞧不起我们种地的吧?#20426;?#26417;振略有忿忿道。

        如今已经是谈婚论嫁,之前的羞意和懊恼逐渐消散,理智逐渐占据上风,两个人之间就算是有些朦胧的感情,也并未上升到爱情的地步。

        “我知道你有本事,有才华,但是我好歹也是宗族的女子,你若是以现在的身份娶我,将来同宗的姐妹们,如何看我?#20426;?#26417;振怔了片刻,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所以他不会因为这点儿事情就背叛一个姑娘,于是苦笑道:“今日之后,我便去找朱文正,让他给我?#25165;?#20891;职,为吴国公府训练一

        支火器部队。”

        朱若曦好奇道:“火器真的?#24515;?#20040;厉害?#20426;?br />
        “若是有一杆火铳在手,昨日我定然不用挨这一箭和一脚,只要?#23545;?#30340;砰砰两铳,那两个人就会死物葬身之地。

        你可以试想一下,两军交战,我若是?#24515;?#20040;一支部队,挖地城壕,或者以土为墙,敌人弓马威势大减,彼时弹丸齐发,敌人如何自保?#20426;?br />
        朱若曦看着朱振自信的神采,呆呆的看着。

        朱振忽?#24187;?#21521;了他的脸?#30504;?#19968;脸坏笑,“你的脸怎么又红了。”

        朱若曦猛地推开朱振,娇羞着嗔怒道:“坏人!成婚之前,不准你在碰我。免得让你以为我是那种不守妇道之人。”

        朱振一脸无奈,暗道,“果然是封建社会!就算是谈恋爱,也不能耍流氓。”

        见朱振一脸无奈,朱若曦又笑了笑,“你也莫?#20445;?#22914;今我也算是到了成婚的年龄,只要你在战场上立下功勋,与国公指名道姓要娶我为妻,我必会求我母亲大人答应的。”

        “为何是你母亲大人?#20426;?#26417;振疑惑道。

        “我?#24149;?#20107;,母亲大人可以做主。”朱若曦神色有些悲伤。

        朱振知道有可能提到了朱若曦的伤心事,便没有多问。而是安慰道:“放心吧,我朱振大好男儿,说话算数,不会让你失望的。”朱若曦有些期待的看着他,“之前听兄长说你本事很大,我还略有怀疑,昨夜见你暴起杀人,比起一般武将还要厉害,我不求你封侯拜相,但是也不能让我落下其他姐妹太

        多,起码是个指挥使。”

        朱振一脸无辜,“别闹!指挥使,娶吴国公家的闺女都够了。”

        朱振忽然想到,自己似乎忽视了什么,“你不会是吴国公的闺女吧?#20426;?br />
        “不是。我哪里配叫吴国公父亲。”朱若曦目光里似乎有些怨气,“如何,是不是后悔了?#20426;?br />
        朱振笑了。

        “若曦,我娶你,是因为我?#19981;?#20320;,我愿意为你负责。而不是在乎你的身份。”朱若曦莞尔一笑,万种风情,只是话语却冷冰冰的,“我母亲大人说的对,俊俏的男子,果然都爱花言巧语,你记着,若是您两年之内不来娶我,我便派人杀上你家,灭了

        你满门,然后陪你去死。”

        “要不要那么很?#20426;?#26417;振感觉浑身冷飕飕的。

        “你毁我名节,又负不起责任,等过两年,我到了出嫁的年龄,必然要嫁给别人。到时候我名节已失,有何面目活在世上。”

        说完,起身跳离巨石,留给朱振一个妖娆的背?#21834;?br />
        “别让我等太久,我回了。”

        朱若曦迎着朝夕离去,等到朱振回过神来,已经是太阳高照。

        朱若曦的出现算是一颗石子投入了朱振平静的生活之中,泛起?#35828;?#28129;的涟漪。

        看着忙碌的妇人们,朱振知道,想来自己以后再也没有平静的生活了。朱振真的很辛苦的在维持目前有限的生活,不小心在雁孤山大杀四方大出名头,好不容易被朱元璋忘了,赶紧跑到郊外过咸淡日子。谁曾想到,吴国公府的农庄又建在这

        里,胡大海天天来,刘伯温?#24598;矗?#26417;沐时也天天过来。

        不小心看了一位朱氏宗族的姑娘,还要负责,娶人家。

        关键是自己?#31449;?#32477;了朱文正那厮为官,结果又要求他给自己运作官员。这可真够苦逼了,朱振似乎已经能够想到,朱文正嘲笑自己的模样了。

        在家里简单的处理了伤口,因为射的?#20445;?#20260;口并不深,简单缝?#29616;?#21518;,消毒之后,便没有问题。

        当然,伤口不?#29616;兀?#20063;算是受伤。

        朱振?#27809;?#22312;工棚里?#36947;粒?#22919;人们则是在外面培养三七。

        小囡囡和马二爷在应天,据说是准备开店,马二爷也是闲不住的人,一把年纪了,还天天想着赚钱。

        李月娥看朱振受伤了,很懂事儿的没有多问,而是帮着朱振烧了茶,倒好了之后才出去忙碌。

        只是让朱振没有想到的是,自己?#22993;?#26377;去找朱文正,朱文正便自己上门了。

        朱文正鼻青脸肿的出现在朱振的视线里,看着朱振的目光非常的纠结,非常的幽怨。

        朱振表情很是惊讶,一般来说,到了朱文正这个地位,能够揍他的人不多了,而且被揍成这样,肯定是惹了大祸。

        而在惹了大祸之后,他又来寻找自?#28023;?#32943;定是极其麻烦的事情。

        朱振非常利索的关上了门。

        朱文正砰砰砰的?#22969;擰?br />
        良久,朱振有些不?#22836;?#20102;,“喝酒就开门,不喝酒滚?#21834;!?br />
        朱文正明显比之前的态度要坚决许多,不停的砰砰砰?#22969;擰?br />
        最后搞得朱振无奈了,推开门,苦着脸道:“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我最近受伤了,肯定没办法帮你?#20426;?#26417;文正沉着脸,对于朱振受伤一点儿都不吃惊,一脸杀气,“昨夜,伏牛寨奇袭附近农庄,你还好,只是受了?#32781;?#20320;?#21592;?#20799;的庄子,把世子都丢了。我真的是遭了无妄之灾

        ,平白无?#26102;?#21460;母一顿暴打。”

        “噗!”朱振一口茶水喷在了朱文正脸上。

        朱文正瞪着眸子道,“你在?#20197;擲只觶俊薄?#20320;说世子被劫持了?他不在吴国公府,跑到农庄来干什么?#20426;?#26417;振崩溃道。他现在已经知道了,昨日的刺杀,另外一拨人原?#35789;?#22312;劫?#31181;?#26631;,当时自己光想着泡妹子,把

        那两个?#35828;幕?#32473;忘了!”

        “朱家宗?#22812;?#30697;,就算是世子殿下,也必须进行军事训练,体验民间疾苦,世子化名朱沐时,在农庄训练许久,只是不知道为何消息?#23396;叮?#34987;伏牛寨劫持而去。”

        “我?#24120;?#26417;标这个畜生,骗了我那么久!”

        既然朱沐?#26412;?#26159;世子朱标,那么朱若曦就是朱元璋的闺女了。

        这兄妹二人不错啊,将自己忽悠的一圈一圈的。朱振心有不快,当下为难朱文正道:“世子殿下被劫持,你不去赶紧围剿伏牛寨,你来找我做什么?#20426;?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重庆幸运农场规律
超级大乐透开奖 热带动物园试玩 招财锦鲤背部纹身图 真爱网 好多怪兽怎么玩 艺伎故事闯关 极速抢钱APP下载 十三水群 舞白狮 中秋佳节月圆人圆 秒速时时彩骗局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