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历史 重庆幸运农场数字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app 重庆幸运农场中奖助手 有人玩重庆幸运农场吗 重庆幸运农场官方论坛 重庆幸运农场历史记录 重庆幸运农场直播网站 重庆幸运农场三期计划 重庆幸运农场手机计划 重庆幸运农场怎么看一个不来的好 重庆幸运农场技巧规律 重庆幸运农场号码推荐 全天重庆幸运农场计划 重庆幸运农场最晚几点 重庆幸运农场3胆9拖 玩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早上几点开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渝彩网 重庆幸运农场中奖方法 重庆幸运农场加奖 重庆幸运农场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幸运农场定胆计划 重庆幸运农场犯法吗 重庆幸运农场有猫腻吗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软件手机版 重庆幸运农场论坛 重庆幸运农场最长遗漏多少期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走试图 重庆幸运农场游戏官网 重庆幸运农场推荐群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分析 重庆幸运农场计算法 重庆幸运农场在线预测软件手机版 重庆幸运农场8个复式 重庆幸运农场遗漏查询 重庆幸运农场规则玩法 重庆幸运农场号码遗漏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号码 重庆幸运农场运作走势 重庆幸运农场选一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假的吗 重庆幸运农场最高遗漏多少期 重庆幸运农场分析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怎样玩 重庆幸运农场买卖技巧 破解重庆幸运农场 澳门重庆幸运农场骗局 重庆幸运农场销售额
小说者-> 都市言情-> 《回到明初当王爷》-> 第三十七章 月下佳人
第三十七章 月下佳人 作者:渤海郡公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2-24
  •     算算日子,虎二也快回来了,到时候?#24405;?#20837;的几十名妇人会加入到生产中来,所以大建设势必进?#23567;?br />
        况且,几百亩地,没有个像样的庄子,说出去也够丢人的。

        关键是没有合适的工程师,朱振自己画出来的图纸,也没有人能够实践。

        新农庄不能讲究,自己短时间内肯定不会离开应天,所以得正规一些,起码要盖两栋小楼,让这些妇人们都有地方住,天天来回跑,不太合适。

        厂房也该重新修建,原先的工棚太简陋了。起码要做出流水线的样子,还要布置好仓库。

        妇人们也需要?#31243;謾?br />
        朱振蹲在古柳下,两眼无神,写写画画,为自己的农庄也算是操碎了心。

        不知不觉,夜色渐沉,朱振听着虫鸣蛙叫,感觉大自然真的是美不胜收。

        便在柳下的巨石之上躺着睡了。

        ……

        朱若曦是被兄长拉倒农庄来的,天天住在国公府,也着实烦躁。

        这一次回归自然,她的心情一直非常不错。

        今日暖阳高照,万物惧?#28023;?#29983;机盎然,宗室的兄长们总是在训练之余,跑出去溜达溜达,骑骑马,打打猎,朱若曦几次想出去游玩儿,却被庄子里的嬷嬷一顿教训,只能耐着性子在庄子里?#21364;?br />
        总算?#19988;?#26126;星稀,朱若曦换了一身男儿?#22411;罰?#32763;过墙头,自己来到了庄子外面。

        “兄长也真是的,说好的让我出来陪他玩儿,结果天天忙自己的事情,真的坏死了。”朱若曦嘟着嘴,沿着官道向外游荡。

        朱若曦生于战乱年代,虽然很少出面见人,却也学的一手好武艺,一般人端不是她的对手,她这才敢自己一人出?#23567;?br />
        踏草无痕,姑娘的脚步很轻,仿佛怕吵醒?#20102;?#30340;青草。

        却不料不远处一英俊少年,手里叼着青草,斜跨宝剑横躺在房梁之上,嘴角?#36466;?#24618;异的笑容。

        “世子,小姐自己一人出行不安全,让小的随行保护吧。”一黑衣武士忽然闪身出现。

        那被唤作世子的少年,懒懒的一笑,“罢了,你回去休息,我自己来吧。”

        说完,身影一闪,以诡异的身形,?#23545;?#30340;坠在桌若曦的身后。

        呱呱。

        被惹了清梦的青蛙,见到?#19988;?#26376;下美人,也没有多在言语,而是蹲在荷叶上,目不转睛的望着。

        朱若曦嘴角勾起一抹顽皮的轻笑,小心看着四周,见月下溪水硬着星光点点,煞是迷人。

        想到来了庄子里,连个洗澡的地方都没有,跟着兄长们打了次马球,出了一身汗,浑身不舒服极了,便解下衣带,露出了一副白皙如玉的娇躯。

        先是白净晶莹的玉足抬入水中,水温尚?#34892;?#28165;凉,水中鱼儿皆?#19988;?#24778;,在水中泛起淡淡的波澜。

        小溪水算不上深,?#24187;?#21040;朱若曦心口,将两只可爱的凶物隐藏了一半,脚踩在软软的泥土之上,脚心很是舒服。

        朱若曦以为自己非常警觉,此处并无他人,实不知,世子功夫?#20154;?#22909;了不知道多少,她根本发现不了,当她要脱衣服的?#19988;?#21049;那,吓得世子赶紧转身,藏了起来。

        但是耳朵却小心翼翼的听着,以防发生意外。

        世子蹲在地上画圈圈道:“我这妹子,实在是顽皮的要紧,赶紧嫁出去,也省心。只是不知道我那兄弟,会不会认为我在坑他?算了,兄弟不就是用来坑的么?到时候我成了他姐夫,他能剁了我我不成?#20426;?br />
        不论是世子,还是朱若曦都不知道,在小溪的一块巨石上面,有个少年在?#20102;?br />
        一阵阵水花溅起之声,引起了朱振的注意,好奇的抬头去看,却看见了洁白如玉的朱若曦在水中洗澡。

        漫天的星光洒下,朱若曦仿佛天子下凡的仙女一般迷人。

        朱振感觉喉咙之中猛地吞咽了一口口水。

        “畜生,你在坏人?#22812;?#23064;的名节!”朱振内心的正义感顿时泛滥起来。

        “畜生!你莫?#19988;?#20570;个畜生不如的人吗?看两眼又如何?这根本就是个幻觉,你忘记你现在在睡觉?#20426;?#26417;振内心的阴?#24471;?#22312;谆谆?#26263;?#30528;朱振。

        刚刚睡醒的朱振也是心智最为薄弱的时候,尤其是自己重新成为少年,荷尔?#29022;置?#26368;为旺盛的时候。

        女子,尤其是处子,都有一种非常强烈的警觉?#23567;?br />
        被一个人盯着看的时候,会有非常强烈的感觉。

        下意识的朱若曦抬头一看,一个英俊且?#34892;?#40669;黑的少年,正躺在石头上,扭着头以一种极其不雅的姿势自己。

        两人目光想碰触,朱若曦一惊,却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处置。

        夜色袭人,少年仰卧在大柳树下,清风吹拂着长发,少年的目光并不显得贪婪,而是仿佛在欣赏着世间最美的芳物。

        朱振并没有意识到,姑娘已经看见了他了,而?#19988;?#28982;沉醉在姑娘的美貌中不能自拔,脑海中情不自禁的冒出一句,“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35828;?#34935;,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39135;事丁?#33459;泽无加,铅华弗御。”

        朱振竟然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见惯了村落里粗糙的村妇,亦或者张大舍家里那强悍的妇人,这种飘渺出尘的姑娘,还是第一次见。

        只是过了今日怕是见不到了。

        欣赏的目光透过湖水,停留在那凶悍的小兔子之上过了许久,才往上飘去。

        “看来果然只是我的一场梦,不然仙女的脸上为?#25105;坏?#20799;表情都没?#23567;!?#26417;振呢喃着,又多看了两眼。

        朱若曦呆?#35835;?#29255;刻,傻了似的看着眼前这个穿着华美丝绸的少年郎,直到少年郎盯着自己的时候,他才猛然惊觉,自己赤身*,吓?#27809;?#23481;失色。

        只是时间很短,姑娘猛地一跃,跳出水?#23567;?br />
        朱振惊鸿一?#24120;?#26356;是感觉到美的不可方物。

        身材好是窈窕,真希望这个梦不可醒来。

        女子一月落地,将黑色武士袍穿上,从草丛中一把捡起长剑,朝着朱振便?#36538;?#20102;过来。

        那边儿的朱沐时听到水中的声音,以为妹子已经洗好了澡,怕误会,一个箭步,蹿的?#23545;?#30340;。

        “淫贼,休走!”朱若曦提着宝剑朝着朱振杀去。

        “仙?#28216;?#20250;,你我三千年才在梦中相会一次,大好时光,当?#20961;?#22857;琴,何苦打打杀?#20445;俊?#26417;振击破道。

        可是姑娘的剑实在是太快,直接刺破了朱振的肩膀,朱振这才意识到,丫的,根本不是梦。

        “姑娘,饶命,全是误会!?#34987;?#20154;清白,朱振也不敢大吵大闹,只能护住要害,冲着远处逃走。

        ?#25300;?#20250;也好,不是误会也罢,污了本姑娘的清白,留你不得!”朱若曦咬碎银牙,追着朱振一?#25151;成薄?br />
        朱振自觉有亏,更是不?#19968;?#25163;。只能不断游走,好在朱振特?#30452;?#20986;身,这段子时间又勤学武艺,经验比眼前的姑娘不知道要好多少倍,虽然狼狈,却也不会受伤。

        忽然在黑暗之中,一支暗箭射来,直射向朱若曦的后?#22330;?br />
        朱振眼疾手快,手一探抓向那箭簇,却被朱若曦又?#19988;?#31661;刺在肩膀之上,朱振咬着牙,一只手攥着箭簇,一只手搂住了朱若曦纤细的腰,就地一滚,躲到岩石后面。

        “笃!笃!笃!”箭簇跟雨点儿一样落在石头之上。

        刚才在慌乱之中,朱振的大手直接搂住了在 朱若曦纤细无骨的腰上,那炽热的手掌传来了热量,顿时让朱若曦俏脸一红。

        “呸!我怎么如此不知廉耻!”

        朱若曦狠下心来,提着宝剑准备刺向朱振,却见那少年的肩膀之上已经躺满了鲜血。

        少年只给自己留了一个英俊的侧?#24120;?#19968;只闪着寒光的眸子正死死的盯着眼前躲在黑暗之中的射手。

        不远处的丛林中之中似乎也有人打斗,?#21543;?#22768;阵阵。

        朱若曦又感觉自己的心口?#22303;?#30340;跳动。

        少年身上迸发出来的气势,与?#30422;?#20309;其想象。不由的朱若曦竟然感觉自己?#34892;?#30196;了。少年刚才毕竟救了自己?#24187;?#33258;己若是杀了他,良?#20137;?#28982;会过意不去,若是不杀他,自己的名节又该如何?

        少女本来羞红的?#24120;?#30636;间惨白,泪眼婆娑起来。

        “姑娘!”朱振的左手软绵无力的耷拉下来,却正巧落在了姑娘的胸口。

        “你,往哪里摸?#20426;?#26417;若曦又惊又气,急忙推开朱振。朱振疼的呲牙咧嘴。

        朱振见她急的要哭了,心里明白人家心里肯定是受了莫大的委屈,脑海里瞬间?#26009;?#36807;自己少年时期看过的万千偶像剧,立刻一脸深情道:“姑娘,小生不是?#23460;?#20882;犯你,只是刚才在睡梦之中,忽然感觉到一股杀气,惊醒之下,却看到姑娘在沐浴。

        本来想要提醒姑娘,但是?#36824;?#23064;的美貌所影响,又怕污了姑娘的名节,不知道如何开口。

        如今贼子已经杀来,我决定用死来补偿?#38405;?#30340;伤害,求你帮我包扎一下,我去跟那些贼人拼了!”

        朱若曦?#24418;?#20986;格,哪里知道朱振所说的都是些偶像剧中负心男子的套路,一颗少女?#20137;?#26102;被?#19968;?#28954;烧融化。

        “你都受伤了,如何是他们的对手?#20426;?#26417;若曦一边接过朱振从左手递过来的绷带,一边儿包扎,一边儿急切的?#23454;饋?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重庆幸运农场规律
黄金农场彩金 夢幻邂逅投注 阿里巴巴下载 多宝鱼虾蟹游戏技巧 北京pk10计划助赢 广东体育彩票36选7走势图 Playboy黄金援彩金 云从龙 楚留香 丛林心脏注册 骰宝攻略 欢乐血流成河换三张 小猪与狼援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