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历史 重庆幸运农场数字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app 重庆幸运农场中奖助手 有人玩重庆幸运农场吗 重庆幸运农场官方论坛 重庆幸运农场历史记录 重庆幸运农场直播网站 重庆幸运农场三期计划 重庆幸运农场手机计划 重庆幸运农场怎么看一个不来的好 重庆幸运农场技巧规律 重庆幸运农场号码推荐 全天重庆幸运农场计划 重庆幸运农场最晚几点 重庆幸运农场3胆9拖 玩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早上几点开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渝彩网 重庆幸运农场中奖方法 重庆幸运农场加奖 重庆幸运农场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幸运农场定胆计划 重庆幸运农场犯法吗 重庆幸运农场有猫腻吗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软件手机版 重庆幸运农场论坛 重庆幸运农场最长遗漏多少期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走试图 重庆幸运农场游戏官网 重庆幸运农场推荐群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分析 重庆幸运农场计算法 重庆幸运农场在线预测软件手机版 重庆幸运农场8个复式 重庆幸运农场遗漏查询 重庆幸运农场规则玩法 重庆幸运农场号码遗漏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号码 重庆幸运农场运作走势 重庆幸运农场选一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假的吗 重庆幸运农场最高遗漏多少期 重庆幸运农场分析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怎样玩 重庆幸运农场买卖技巧 破解重庆幸运农场 澳门重庆幸运农场骗局 重庆幸运农场销售额
小说者-> 都市言情-> 《回到明初当王爷》-> 第八章 天大的误会
第八章 天大的误会 作者:渤海郡公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2-24
  •     “哥哥,张三丰是谁啊?”小妮子颇感兴趣的。

        “张三丰是武当派掌门人,天下第一高手!”朱振高傲的脸上第一次出现崇拜的表情。

        “哥哥莫要骗我,偷鸡贼怎么可能是天下第一高手呢?”小妮子一脸不信。

        “哥哥怎么会骗你,大宋朝有个叫洪七的九指神丐,专门偷皇帝的鸡吃,人家也是盖世大英雄呢。”朱振见闲着无事,便拿中学时候看过的倚天同龙记给小妮子讲着玩儿。

        张无忌听着有自己和张三丰的名字,就蹲在一旁听,听到兴处,便高兴的直鼓掌。

        一会儿的功夫,看病的没有几个,听书的倒是有不少,大家围成圈,朱振看了一眼,起码得有百十号人。

        朱振讲着讲着,便做抓耳挠腮状,“哎,下面是什么来着?”

        朱振刚讲了谢逊拿了屠龙刀,正是屠龙在手,天下我有的时候,忽?#24187;?#26377;了下文,顿时不乐意的。

        有聪明的,知道这是小哥儿在要钱。

        顿时扔了些铜板在桌面之上,朱振一看起码有百十来个。

        拿出二十枚,递给小?#19968;铮?#36947;:“十文钱给令尊,剩下十分买些包子,咱们两家分着吃。”

        小?#19968;?#25226;钱递给妹妹,然后一溜烟又搬了块石头跑了回来。

        朱振摇摇头,不愧是金老爷子,他笔下的小说,不论什?#35789;?#20505;都那么迷人。

        张大舍家的小妮子手里捧着铜钱,作势要去买包子,那穷书生脸一沉,“君子不食嗟来之食,咱们也?#22411;?#38065;,自己买自己那一份。”

        “总共十分,还要还孙大娘的米钱。”小?#19968;?#22104;着嘴。

        “饿死是小,失节事大。说了你也不懂,去。”

        朱振看着那骨气?#24403;?#28856;的书生,摇摇头继续说书。

        整整一个?#35789;?#36784;,一个治病的都没有,倒是说书挣了一百多枚铜钱,等到说道流落孤岛的时候,朱振看见包子来了,便摆摆手说道:“在下新定居应天,以行医为生,这说书呢,只是个兼职,大家若是想要听说,要多介绍几个朋友来此看病为好,至于想要听书的朋友,明日来便是。”

        “切~~,这番僧,挣了铜钱便不说了,端是可恶。”

        “明日再来便是。”

        “明?#25484;?#19981;是要多扔一次铜钱。”

        “不好听不扔便是。”

        百十号人散去,结果依?#24187;?#26377;人看病,不过过程虽然?#24187;?#20029;,但是结果很好,有钱了啊。

        朱振手里拿着包子,小囡囡又买了粥,兄妹二人滋遛滋遛的喝着小?#23383;啵?#21507;着大素包,美滴很。

        穷书生那边日子就惨了一些,因为不准他闺女花朱振那一份,小妮子有担心孙大娘要账,只买了几个烧饼。

        两个娃娃一边吃?#27966;?#39292;,喝着?#20154;?#19968;边儿不停的往朱振这边儿瞟眼神。

        朱振对着两个娃娃招手,小?#19968;?#20204;作势要过来,却被那张大舍厉声喝止了。

        朱振没好气道:“穷酸!”

        张大舍一脸漠视的看了朱振一眼,对张无忌教道:“忌儿,切莫因为那人生了轻浮之心,他那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投机取巧能骗人一次,莫非能骗人两次不成?还是要读书长真本事,将来才能挣大钱。”

        “哥哥,人家是有骨气,在笑话我们呢。”小囡囡笑眯眯的说道。

        “骨气值几个钱。”朱振正吃着包子,忽然眼神一凛,生意上门了。

        此时一个朴素的夫人正站在朱振面前,盯着那副店招看的很投入,虽然他穿着很朴素,但是从他的气势来看,这个夫人应该不简单。而且那夫人身边的侍女手脚粗大,走路铿锵有力,根本不像是一般的女人,反而像是军中的健足。

        “夫人您请坐,身体哪里不舒服。”朱振笑着说道。

        “这字是你写的?字迹间透露着铮铮傲骨,不简单呢。”夫人说道。

        一旁的张大舍闻言,立刻坐直身子,?#36335;?#21517;人高士一般,装的很是道貌岸然。

        朱振腹诽,“什么铮铮傲骨,活要面子死受罪罢了,”不过朱振虽然看不起穷书生,但是却不会冒名顶替了人家的作品。

        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书生,笑道:“是那位先生的作品。我可写不出来这么好的字。”

        “哦,竟然是那位先生的字。”夫人看向那书生,转身要走。那书生见终于要正式开张了,面带喜色,整理衣冠,得意的看了朱振一眼。

        小子今日让你见识下读书人的本事。

        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咱这就要飞黄腾达了,而你却只能在街上骗人。

        朱振看了眼得意的张大舍,心里泛起坏水,得意个屁,看爷给你搅黄了。

        当下道:“夫人最近是不是食欲不振、恶心、乏力,偶尔还会有腹胀、腹泻、鼻子莫名其妙出血等情况。”

        那夫人停住了脚步,诧异的看着朱振,本以为眼前这个小?#19968;?#21313;四五岁的年?#20572;?#23601;算是出来行医,也顶多学点儿皮毛,谁曾想到开口就说道?#35828;?#23376;上。

        张大舍?#20599;?#36215;身,顿时感觉眼冒金星,头?#25991;?#30505;,原?#35789;?#22352;久了,身子虚。

        气愤之下,竟然除了深呼吸什么都做不了。

        张无忌在一边儿不停的安抚着老爹,“爹,您就别上火了。咱们今天已经有收获了,搁在平日,您连一个铜钱都挣不到的。”

        “哼!那不是爹挣不到,是那厮抢你爹生意,不过那厮这次绝对是撞到硬骨头了,那夫人莫看穿着一般,但是能品出你爹字的,定然是大人物家的夫人,这下子别说是一文钱了,不被打断腿就不错了!”看着明?#20301;?#30340;铜钱,张大舍恨不得将朱振吃到肚子里,嚼碎了。

        这夫人最近确实一直不舒服,但是却没怎么上心。

        当初在战场上,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多了去了,不照样挺过了,所以虽然最近身体不舒服,但是夫人却一直没有看大夫。

        没想到,今日被一个小后生给点破了。

        “夫人面子发黄,在看着店招的时候,长吁?#23435;?#27425;,应该是?#20301;?#37057;结,我给您开个方子,以柴胡、薄荷、苏叶……,便能缓解。”

        “那便谢谢小?#20540;?#20102;。”夫人从荷包中掏出一小锭银子,约莫五钱左右,递给了朱振旁边的小囡囡。

        不远处的张大舍眼睛几乎能?#24187;?#28779;了,这厮好无耻?刚才说书挣了那么多铜钱还不算,竟然连我要到手的生意都抢。

        小囡囡估摸着第一次见到银子,摸在手里?#19981;?#30340;不得了,给了那夫人平生最美丽的笑脸,“囡囡谢谢姨姨。”

        “囡囡?”夫人神情一晃,拉着小妮子的手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对于夫人表情的忽然变化,小囡囡明显有些害怕,身子往后缩了缩,姨姨我?#26032;?#22241;囡。”

        “真的是你,”夫人激动的把小妮子抱在怀里,朱振却以最坏的恶意来忖度这件事情,自己八层是遇上抢孩子的。

        “夫人,舍妹并不认识你,你若是想抢孩子,最好估量估量在下的本事。”说完想要拉回孩子。

        那夫人身边的侍女大怒,“混账,敢冒犯夫人!”

        话落,一拳打向朱振的脸颊,朱振嘿嘿一笑,“?#25512;?#20320;一个娘们,也敢对小爷动手,看招!”

        话音一落,身子一闪,手像是毒蛇一样缠在那侍女的肩膀之上,另外一只手往女人后背上一按,侍女身子顿时失去了控制,”

        “保……?#31508;?#22899;紧张的大?#21834;?br />
        那夫人连忙道:“不要”

        结果已经晚了,侍女的一声保护夫人,街头顿时出现了一群黑衣武士,摆摊一上午就挣了十文钱的张大舍的摊子被活生生的撞得四分五裂。

        “我艹,事情大条了,必须擒贼先擒王,”一?#25447;?#39134;了那侍女,顺带着从她腰间摸出了一把匕首。

        侍女只是感觉腰间一热,羞意顿生,接着大惊失色。

        因为朱振一脸阴沉的踢着匕首走向了夫人。

        那夫人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20540;?#27493;,看向那群武士说道:“你们都给我退下!”

        那群武士不为所动,张弓搭箭瞄向朱振。

        就在这时,摇摇的传来了一声,“朱兄且慢!”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重庆幸运农场规律
乌迪内斯VS恩波利欧赔对比 甘冈图卢兹 ac米兰对乌迪内斯 0607欧冠ac米兰vs曼联 福彩3d多彩网 麦克柯里昂英文 巴萨vs比利亚雷亚尔4比4录像 本杰明法兰克福学派 深圳福利彩票官方网快乐8走势图 绝地求生官网 卡昂瘦身鞋有效果吗 拜仁vs沃尔夫斯堡直播